Claxton 是一家英国公司,TXM 是一家匈牙利公司。在 2005 年 10 月到 2006 年 4 月期间,Claxton 在从未见过 TXM 公司合同条款的前提下向 TXM 公司提供了一定数量的石油钻 井设备并且在报价中未提出任何关于适用法律以及争议解决 的事项。上述合同亦未发生争议。2006 年 2 月到 6 月期间, Claxton 继续向 TXM 出售了一定数量的上述设备。按照惯常做 法,Claxton对商品进行报价,TXM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指示 其尽快开始生产,Claxton 回复进行确认。之后,TXM 通过电 子邮件给 Claxton 发送了订单,这些订单采用了 TXM 的格式条 款,其中包括匈牙利仲裁条款。2006 年 6 月 19 日,Claxton 在回信中对 TXM 的格式条款作出了若干修改,其中包括以英国 管辖条款代替匈牙利仲裁条款,但是TXM并未作出回应。由于 TXM 拖欠货款,Claxton 于 2009 年 11 月 5 日向英国法院提起 诉讼,要求 TXM 支付货款、利息及迟延支付违约金共2,061,451.20英镑。TXM对英国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称在其发送给 Claxton 的合同中包含了在匈牙利仲裁的条款。 Claxton 称,双方对合同作出了修改,其中包括删除仲裁条款, 并以英国管辖条款取而代之,因此,本案争议应由英国法院管 辖。

法院认为,在 Claxton 和 TXM 之间所存在的有效合同应 认定为 TXM 所发出的指示 Claxton 进行设备生产的电子邮件, 其后通过电子邮件发出的订单不应该构成合同的一部分。并 且,无论如何 Claxton 在 2006 年 6 月 19 日发出的邮件中已经 明确的表示其对 TXM 的一部分条款是有异议的,其中包括在匈 牙利仲裁的条款及关于法律适用的条款,并且对该条款作出了 修改。根据传统的“要约和承诺”来进行分析,Claxton 发出 了要约,而 TXM 应对 Claxton 对条款所作的修订进行回复使该 条款更加清晰。TXM 虽未进行回复,但之后履行合同的行为可 视作其接受了 Claxton 提出的由英国法院管辖的条款。

结论,在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或紧迫的时间压力 下。双方应注意对最终适用的合同条款达成合意,否则很可能 给合同条款的效力带来很大的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