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东协会常务副会长

尊敬的各位专家,同志们:

大家下午好。

今天国内《海商法》的鼻祖、顶级权威以及各个方面非常有份量的专家出席了会议,能参加今天这个会议我感到很荣幸。据我了解《海商法》1992年出台之后,交通部组织过三次大规模的工作安排对《海商法》进行修订研究,投入了很多人力,我也看到了非常厚的研究材料,研究了世界各国的《海商法》,例如美国的、欧盟的、联合国的海上运输公约等。最近一次是2017年,组织了很多的专家参与,已经开了30多次的各种座谈会,我也参加某些章节座谈活动。

参加本次会议很忐忑也很珍惜,代表船东就海商法的修订反映我们一些想法和意见。

一、我看到《海商法》的修订稿,了解到航运界希望列入修订稿的内容如沿海和内河的运输已在修订稿内,希望坚持。原来的《海商法》只涉及到国际海上运输。由于我们国家民主法制建设的需要,对一些部门层次比较低的法制规章进行了废止,实务当中遇到了很多的困惑,对我们实体运输造成了很大的被动。我们国家的立法资源非常宝贵,立法机会非常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被人大列入了立法计划,我们要珍惜它。《海商法》的修改要涵盖沿海和内河,肯定跟国际上不同,可形成单独章节。建议在国际海上运输方面尽可能的跟国际上接轨。我们如果有自己单独的中国国情有特别的规定,对其理由要非常充分;如果理由不是那么充分的话,可能我们目前还是跟国际上的相一致和吻合。对于国内,内河和沿海也是有所不同的。一些研究不透或者情况比较复杂可以只做一些框架性以及原则性的规定,根据《立法法》的规定,我们下位法一定要以上位法作为依据才可以进行立法,如果没有上位法的依据我们下位法就根本没有机会来规范我们的运输行为。

二、船员、船舶、船公司是我们从事水运基本核心要素。现在船员面临问题非常多,交通行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以联合提案的形式希望减免船员个人所得税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沿海船员和内河船员是不是向国际海员一样,能够享受优先权,应该通过这次立法加以明确,同命同权。在国际上,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特别是航运强国的航运实践、法理、机制,船员在船上工作超过六个月以上的时候,就免交个人所得税。我们的税收是用来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而我们的船员在船上根本没有机会享受到我们的公共产品、公共服务。而且我们的船员要面对全世界的竞争,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我们的船员交个税,其他国家的船员不交个税,我们各个方面竞争实力不如其他发达国家,我们对自己船员有诸多的限制,中国船员处于被动不利的竞争地位。我们应该通过立法形式解决这些困惑和不合理不恰当的地方。

三、我们了解的中国航运的情况以及委托科学机构进行研究所了解到的情况,尽管我们国家航运有了长足的进步,中国现在世界上的船舶吨位由原来第十位,目前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希腊。但是,现在中国航运企业承运中国自己的货物只有三分之一。这个里面有很多的问题,有我们自身的问题,我认为也有立法的问题,也有政策问题,我们中国航运企业没有得到公平待遇,中国航运企业负担很重。希望在立法当中给我们一些原则以及依据,例如在我们自贸区以及自由港之中,在包括船舶登记、抵押、税收等方面,可以享受同发达国家船公司和船舶同样的待遇。

四、《海商法》修改建议稿方案中已经提到为什么要修订。中国1992年的时候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全面搞市场经济。1993年我在中国长江航运集团集团挂职,其中有一个任务就是在内河建立一个航运市场,同期国家设立了上海航交所。对于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应该具备什么内容,1992年的时候是刚刚开始摸索。经过这么多年有了很多比较成熟的经验,同时科技进步,也促使我们需要修订这个《海商法》,必须对互联网、电子单证等新情况、新事物给予恰当的考虑。

五、我看到《海商法》修改建议稿采纳了一部分代表货主的意见,原《海商法》中规定“对于运费没有支付的情况下,承运人可以对货物滞留”,目前的修订稿取消了船公司这样的权利。我认为是不妥当的,跟国际上是不接轨的。支付运费是运输合同中双方约定的内容,不付运费可滞留货物,这是世界通行做法。不按照合同约定付运费是失信行为,对失信行为应该增加其失信成本,而不是对其加以保护。我希望慎重的考虑承运人滞留货物的权利。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