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2 月,案外人 C 公司作为货方与作为承运人方的被申请人签订了《运输协议》。2008 年 7 月 14 日,被申请人 签发了指示提单。就该批海运货物,C 公司向申请人投保了进 出口货物运输保险,保险期限自 FELIXSTOWE(费立克斯托)经 上海至南昌。

2008 年 8 月 17 日,涉案货物在上海港换船时落入江中。 申请人委托公估公司对涉案货物落水事故涉及的损失项目及 损失金额等事项进行了公估。《公估报告》认定,“本次事故属 于涉案保险单‘货物运输险’的保险责任范围。”该批货物必 须销毁,货物损失为推定全损。C 公司以公估报告确认的金额 向申请人索赔。申请人根据《进出口货物运输保险条款》的规 定,向 C 公司进行了赔付。C 公司向申请人出具了权益转让书。

根据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及陈述的事实和被申请人的答辩 状,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本案争议的管辖权是应依据运输协议 还是提单来进行确认?申请人所取得的保险代位求偿权是否 包括本案运输协议之仲裁条款项下的权利?

仲裁委员会在《管辖权决定》中认为,本案运输协议为 C 公司与被申请人就汽车散件从欧洲到中国的运输服务的总合 同。运输协议第 3.2.1 条约定:“承运人将根据货方的要求, 确保货物按提单批量成组运输。”由于该合同涉及批量运输, 针对每一批货物的运输不可避免的会产生相应的运输单证,涉 案提单项下运输的货物即为运输协议所涉及的货物的一部分。 但是,涉案提单所证明的合同关系仅为该航次货物运输合同关 系,而非本案运输协议。C 公司作为涉案提单的收货人有权依 据提单就该提单项下争议依据提单中的管辖权约定向提单签 发人即本案运输协议项下的实际承运人索赔,但是,这并不妨 碍其作为本案运输协议的货方对作为承运人的被申请人依据 运输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提起仲裁的权利。

申请人提交的其与C公司的保单、保险协议、保险赔付证 明、收据及权益转让书等证据证明 C 公司在本案中的权利已经 转让给申请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 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债权债务全部或者部 分转让的,仲裁协议对受让人有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在受 让债权债务时受让人明确反对或者不知有单独仲裁协议的除 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九十三条规定: “因第三人造成保险事故,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赔偿 后,在保险赔偿范围内可以代位行驶被保险人对第三人请求赔 偿的权利。”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并未排除债权法定转让的情 形;其次,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有权代位 C 公司行使向被申请人追偿的权利;再次,本案中, 申请人提起仲裁的行为即明确表示其受让 C 公司的全部债权 并且接受原合同中的仲裁条款的约束。因此,本案仲裁条款在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有效。海仲对本案具有管辖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