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0 月,原告与被告达成了以 175 英镑每公吨的价 格将 185 英亩 2008 年成熟的谷物销售给被告的合同。10 月下 旬,又在相同价格的基础上进一步达成 115 英亩谷物的销售合同。在第二个协议达成后不久,原告收到日期为 2007 年 11 月的一份书面合同,有被告的地址、标志和格式条款:“ACI 谷物和豆类 1/04 号合同”ACI 是粮食工业联盟,1/04 号合同 是ACI所推荐的家庭农场的谷物、豆类销售使用的合同。合同 第 25 条包含仲裁条款——国家农业者联盟成员和 ACI 成员之 间发生的争议,应根据 ACI 的规则进行仲裁。在此之前,原告 已于 2007 年的早期将四批小麦卖给被告,这些合同均为口头 签订,之后又由被告将书面合同寄送给原告。

原告对书面合同中的质量及运输条款不满意并写信告知 被告,但他并未对 ACI 1/04 号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发表任何意 见。

2008 年 2 月,原告收到了第二份合同,合同中数量是 100 英亩,既非 300 英亩(整批谷物)亦非 115 英亩(追加的数量)。 原告再次致电被告,但始终未收到修订后的合同。

双方之间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产生了争议,原告认为被告 未能提取整批谷物、未及时收取成熟的谷物以及错误的拒收部 分谷物等行为违反了合同的约定。2008 年 9 月 16 日,原告发 给被告一封电子邮件,告知被告其欲将双方之间的争议诉诸仲 裁,2008 年 9 月 18 日,原告通知被告他已经指定了 ACI 所认 可的仲裁员。被告也于 2008 年 10 月指定了仲裁员。

2008 年 12 月,原告的律师发函给被告,称含有 ACI 条款的书面合同是在合同实际达成后寄送给原告的,其中的仲裁条款对原告不具有约束力。原告随即开始了诉讼程序,而被告则根据 1996 年仲裁法第 9 条寻求暂缓。原告进一步宣称,ACI 的仲裁规则违背了欧洲人权公约的第 6 条(由独立公正的法庭 /仲裁庭审理的权利)因为 ACI 的名册中仅有 11 名经其认可的 仲裁员,其中 8 名来自 ACI、3 名来自 NFU。因此从数据上分 析,仲裁庭的多数由 ACI 的成员组成的几率要大于由 NFU 的成 员组成的几率。

法官认为:
1、根据仲裁法第九条第 1 款准予暂缓的前提条件是在双方之间存在有效的仲裁条款而且争议能够被该条款所管辖。

2、本案仲裁条款未被并入合同。 首先,不能从原告的未就 1/04 号格式合同发表意见推断出其同意将 1/04 号合同并入双方所签订的合同。 其次,双方之前从并未有过将 1/04 号合同并入双方合同的先例。在 2008 年 9 月之前,原告对 1/04 号合同一无所知, 并且他是听取了 NFU 的建议而依据 ACI 规则提起仲裁。因此, 有关本案合同是否并入了 1/04 号合同的答案应是否定的,即, 各方当事人必须以语言或者行动使他方相信其接受了合同的 随附义务。在本案中,当原告接到并入 1/04 号格式合同的合 同时,他并不需要对该合同做出积极的回应(如签署或寄还给 被告)。因此,他事实上并未真正注意到合同涉及到 1/04 号格 式合同,也没有任何明示的言语来引起他的注意。如果有任何 证据可以证明 1/04 号合同是与英国谷物生产商进行农作物交易所通常采用的合同或原告知道在谷物交易中通常会约定将争议诉诸仲裁,那么可以认定 1/04 号合同并入了本案合同。 在缺少上述证据的前提下,从一个公正的旁观者的角度,无法 得出 ACI 条款已并入本案合同的结论。

3、仲裁庭成员来自某个行业组织并不当然意味着他失去 了公正性和独立性。因此,声称在ACI仲裁规则下组成的仲裁 庭不能公正独立审理案件的观点是错误的。ACI 仲裁规则并未 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 6 条。

4、原告并未因首先将争议诉诸仲裁而被剥夺了提起诉讼 的权利。原告指定仲裁员的行为并非清晰的表示了双方将争议 提交仲裁并根据 ACI 规则进行审理的意愿。从双方的行为可以 得知双方将仲裁程序的开始仅看作是一个临时的步骤,这或许 可以被证明是不必要的。法庭不能从上述行为中得出 1/04 号 合同已并入双方合同的结论,也同样不能得出双方之间就仲裁 员有权决定本案的实体争议及本案的管辖权(即 1/04 号合同 是否并入了本案合同)达成了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