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 9 月 6 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修船责任险 保险单》,约定由被申请人承保申请人的修船责任险,保险期 限自2005年9月11日零时起至2006年9月10日24时止。 该保险单的第十五条约定争议由北京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进 行仲裁解决。2005年9月11日至2005年10月28日,涉案船舶在申请人处修理,其中一项修理工程为主机五号缸检修。

2005 年 11 月 25 日,涉案船舶从新加坡开往马六甲海峡时, 经检修的主机五号缸发生机损事故。申请人在得知事故后,及 时与被申请人联系,被申请人随之委派公估人调查、查勘。其 后申请人与涉案船舶船东磋商并于 2007 年 5 月 29 日达成和解 协议,由申请人向船东支付145,000美元作为经济补偿。申请 人就该过程也及时向被申请人报告并提出索赔。被申请人于 2008 年 3 月 6 日向申请人发来《保险拒赔通知书》,称事故 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申请人认为,本案保险为职业责任保险。按《修船责任保 险协议书》第三条的约定,被申请人所承保的基本风险是“按 修船合同及有关协议规定应由被保险人(申请人)负责的,对 承修船舶所造成的损失”。在修船合同下申请人对船东负有赔 偿责任,申请人就有权按照《修船责任保险协议书》从被保险 人获得保险赔偿。

被申请人认为,根据《修船责任保险协议书》第三条保险 责任范围约定,“按修船合同及有关协议规定应由被保险人负 责的,由于修船工人或技术人员的过失而引起的火灾事故或船 舶机损对承修船舶所造成的直接损失,但机器本身的损坏不予 负责。”本案主机五号缸确实发生了机损事故,但未造成除机 器本身以外的船舶任何部分损失。至于主机五号缸本身的损 坏,保险责任范围已明确规定“机器本身的损坏不予负责”。 本案事故的原因是,在修理的过程中,申请人发现主机五号缸 的缺陷,并向船东提出上车床校调,船东拒绝校正并拒绝在备忘录上签字。有关的部件在船东的要求下组装,整个组装过程 在船东代表的监督下进行。另外单缸没有足够的冷却,以及船 员未能及时发现该缸温度异常,致使事故发生和扩大。这些均 属船东自身原因,并无任何一项属于申请人应当承担的责任事 项。因此,申请人并无承担责任的事实基础和法律基础。

仲裁庭认为,修船合同与《修船责任保险协议》是两个性 质不同的合同,但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就两者的关系而言, 在本案修船合同中,船厂(申请人)所承担的修船责任是《修 船责任保险协议》的承保基础。修船责任的大小或范围由船厂 和船东在修船合同中约定。在《修船责任保险协议》中,保险 公司(被申请人)对属于船厂的全部修船责任或部分修船责任 进行承保。修船责任保险的范围大小则由保险公司和船厂在 《修船责任保险协议》中约定。在保险实务中,修船合同中的 “修船责任范围”和修船责任保险合同中的“修船责任保险范 围”,可以相同也可以不相同。这完全取决于不同当事人之间 的合同约定。就本案而言,申请人与船东订立的修船合同中, 船厂的修船责任范围相应比较宽,而且责任的种类也相应多, 而申请人(船厂)与被申请人签订的《修船责任保险协议》中 的保险责任范围相应比较窄。《修船责任保险协议》是一份以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约定责任的修船责任保险合同。其承保的风 险是“火灾事故”和“机损事故”,赔偿责任是“对承修船舶 所造成的直接损失”,并非对船厂的所有修船风险都承保并承 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对申请人的主张——“在修船合同下申请人对船东负有责任,申请人就有权按照《修船责任保险 协议》从被保险人获得保险赔偿”,仲裁庭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