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申请人于 2008 年 8 月 25 日就运输巴西铁矿事宜向申请人发出招标书,列出具体要约邀请条款,并提出回盘截至时间 为2008年8月27日上午10:00时;申请人于2008年8月 27 日按招标书的条件向被申请人发出投标书;被申请人于 2008 年 8 月 27 日向申请人发出《运输招标确认书》确认了申 请人中标的运价。在前述整个招投标的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 以电子邮件,传真等数据电文的形式表达各自的意见,并到达 对方的收件系统。

1、关于租船合同是否成立的问题

被申请人认为:本案中的《租船协议》经过了招投标的程 序,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2008 年 8 月 27 日申请人向被申请 人提交的《租船协议》草本是合同书形式的纸质合同必须由双 方签字盖章合同方可成立。对 2008 年 9 月 5 日申请人提供的 《租船协议》最后修改稿,被申请人没有做出任何承诺的意思 表示,双方对“额外保险”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该《租船协议》是谈判文本而非依法成立的合同,因此租船合同没有成立。 申请人认为: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的投标书构成要约,被申请人发给申请人的《运输招标确认书》构成承诺,本案的 租船合同自《运输招标确认书》到达申请人时成立,即在 2008 年 8 月 27 日依法成立。《海商法》第 43 条要求租船合同以书 面形式订立。《合同法》第 11 条要求的书面形式包括以电报, 电传,传真,电子邮件等数据电文的形式订立合同。本案申请 人的投标文件以及被申请人的《运输招标确认书》都以传真的 方式发送给对方当事人。因此租船合同符合法律上“书面形式” 的要求,合法有效。

仲裁庭认为:本案中的航次租船合同由当事双方通过招投 标的方式订立。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被申请人发出的 招标书构成向申请人的要约邀请;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的投 标书构成了申请人的要约;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出的《运输招 标确认书》实质应为《运输中标确认书》,构成了被申请人对 申请人的承诺,并且到达了申请人。承诺到达要约人时生效, 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即本案的招标投标法律关系成立,产生 了包括招投标书内容在内的中标结果。《招标投标法》第 45 条规定“中标通知书对招标人和中标人具有法律效力。中标通 知书发出后,招标人变更中标结果的或者中标人放弃中标项目 的,应当依法承担法律责任。”因此本案中含有航次租船合同 主要条款的中标结果对当事双方都具有法律效力。第 46 条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三十日内,

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 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它协议。”当事双 方应该根据该条的规定订立本案的书面航次租船合同。

仲裁庭注意到,在申请人收到被申请人的《运输招标确认 书》以后,双方当事人就航次租船合同的“合同条款后续问题” 进行了磋商。其中草本《租船协议》第 27 条的草案原文是: “额外保险:如果由于船龄超过 20 年而产生超龄险,则应由 租家承担。但船东应一次性补偿租家 USD10,000 并从运费中扣 除。”申请人将该草案修改为:“如果船龄超过 20 年而产生超 龄险,则应由租家承担。船东不负责超龄额外保险。”这两款 草案虽然不尽相同,但它们的共同之处是:船龄超过 20 年的 船舶可以使用,只是对船舶的超龄保险应由谁承担的问题有分 歧意见。关于船龄问题,在这以前的招投标的过程中,被申请 人的招标书中是“……五,船龄要求:20 年 MAX……”,申请 人的投标书中是“……MAX 20YEAR OLD ……”。很明显双方约 定中标的船舶船龄最高为20年。也就是说,船龄20年以上的 船舶不能成为涉案航次租船合同的承运船舶。《招标投标法》 第 46 条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订立背离合同实质 性内容的其它协议。”由于当事双方后续磋商的《租船协议》 第 27 条的内容背离了招标书和投标书中双方关于最高船龄为 20 年的约定,即使当事双方最终对此条款达成一致意见,这 样的条款也是无效的,其行为也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仲裁庭认

为,当事双方进行磋商这样的条款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第46 条的规定,不予支持。关于船龄问题应以中标结果为准, 即最高船龄不得超过 20 年。仲裁庭注意到,除此以外,双方 当事人对草本《租船协议》的其它条款均未提出异议。仲裁庭 认为,双方当事人对其它条款已达成一致意见,因此依据招投 标结果订立的航次租船合同已经成立。

根据《海商法》第 43 条规定“航次租船合同应当书面订 立。电报、电传和传真具有书面效力。”,《招标投标法》第 46 条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 内,按照招标文件和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合同法》第 11 条规定“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 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 现所载内容的形式。”,对于本案中的航次租船合同形式而言, 这些法律都规定了必须是“书面形式”。至于使用何种“书面 形式”法律没有作出强制性选择规定。此外,在整个招投标的 过程中当事双方也没有约定事后的航次租船合同必须以合同 书形式订立。因此被申请人认为根据招投标结果订立的合同必 须是“合同书”形式,这一主张既不是法律规定的强制要求也 不是当事双方的合意,仲裁庭不予支持。仲裁庭认为,本案中 的航次租船合同以非“合同书”的书面形式订立没有违反法律 的规定。

2、关于租船合同生效问题

被申请人认为:在涉案《租船协议》第 33 条约定“本租船协议由中,英语书写,签字生效。”双方签字是该协议生效的要件。由于双方未在该协议上签字,对双方没有合同约束力。 被申请人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申请人在《租船协议》草本尚 未正式成立前自行提前指派船舶,导致的任何损失应当属于申 请人自愿承担的商业风险。

申请人认为:本案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双方以交换函电, 数据电文形式订立的合同,法律上并不要求以签字盖章作为合 同成立并生效的要件。本案租船合同的成立符合《海商法》关 于书面形式的要求,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此外,自从 2008 年 9 月 5 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派船通知起,双方已开始履行 租船合同,这也表明该合同是有效合同。

仲裁庭认为:本案的双方当事人通过招投标过程建立了对 双方具有约束力的中标法律关系。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当 事双方经过该过程建立的法律关系就是合同关系。就涉案合同 内容而言,它就是一份航次租船运输合同。其建立的方式是当 事双方通过电子邮件,传真等数据电文的交换。这完全符合《海 商法》第 43 条的规定,“航次租船合同应当书面订立。电报、 电传和传真具有书面效力。”对于用前述形式订立的合同,法 律并没有规定这类合同的成立必须经由当事双方的签字盖章。 因此本案租船合同的订立符合法律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 自成立时生效。”(《合同法》第 44 条)此外,根据《招标投标 法》第 45 条的规定,在被申请人发出中标通知书时,中标通 知书对“招标人和中标人具有法律效力”,即中标结果生效并 对当事双方都具有约束力。

仲裁庭注意到,在《租船协议》第 33 条中有关于签字生 效的条款。仲裁庭认为,本案中的租船合同是当事双方根据中 标的结果订立的合同。该租船合同的条款由两部分组成:(1) 招投标文件中的内容和中标结果中约定的条件。在本案中它们 是货名货量、运价、装/卸港、受载期、滞期/速遣、船龄、船 舶代理等方面的约定条件。这些条件构成了本案租船合同的核 心条款。根据《招标投标法》第45条规定,“中标通知书对 招标人和中标人具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这部分的租船条 款已经生效并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谁违反这些生效的约 定,谁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中标后双方订立的租船 合同后续条款。但这部分条款必须符合《招标投标法》第 46 条的规定,即“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 内容的其它协议”。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中标结果的落实,即 确保前述(1)中的合同核心条款能顺利得到履行。涉案《租 船协议》的第 33 条属于本案租船合同的后续条款,并不是招 投标书中的条件和中标结果也不是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它 必 须 符 合 《 招 标 投 标 法 》 第 4 6 条 的 规 定 , 不 得 有 任 何 “ 背 离 ”。 对于“本租船协议由中、英文书写,签字生效”的条款,其含 义很清楚,在双方签字之前,整个租船合同内容都没有法律效 力。也就是说,不仅租船合同的后续条款没有法律效力,就连 前期中标产生的并且已经生效的合同核心条款也成了没有法 律效力的条款。这样就否定了通过招投标而产生的中标结果的法律效力。这样的条款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第 45,46 条的规定,因此对于被申请人非签字不生效的主张,仲裁庭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