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3 月 28 日,被申请人出具了一份货物运输保险保 险单(以下简称“保险单”),承保装于 X 轮的 76,614 湿吨(WMT) 南非粉自南非 Saldanha 湾至中国新港的货物运输平安险,附 加战争险、偷窃、提货不着险和短量险。该保险负“仓至仓” 责任。保险金额为12,378,932.96美元。本案货物项下提单和保险单经流转后,申请人最终成为本案货物的被保险人。 2011 年 4 月 25 日,X 轮抵达天津新港,经中国出入境检 验检疫局进行吃水检验,货物重量为 76,586 湿吨(WMT),比提单和保险单显示的装船重量 76,614 湿吨,仅相差 28 湿吨。 货物直卸码头后,完船汇总重量为 71,395.52 湿吨。入库单 重量为 71,279.96 湿吨,比提单重量短量 5,334.04 湿吨。

2011 年 5 月 5 日,申请人得知货物短量后,立即向被申 请人报案。其后,根据被申请人的建议,双方共同委托保险公 估公司对事故进行查勘、损因鉴定、损失鉴定、估损、理算及其他事项。

据申请人在仲裁申请书中的陈述,2011 年 6 月 1 日,申 请人、被申请人和公估公司三方举行会谈,确认:“申请人已 经向被申请人完整提交了理赔所需的文件资料的原件,无需再 提交任何其他文件;被申请人确认货物短量属于保险事故,将 根据公估公司出具的报告理赔;被申请人承诺于十日内完成公 估与理赔事宜”。

2011 年 6 月 3 日,保险公估公司出具了《货运险保险公 估报告》。结论:该票货物的短少发生在货物卸船后,由码头 边转运至收货人仓库的过程中,根据磅码单记载,具体的短量 发生在从船边到港务局的磅站期间,是在港务公司的保管期间 内。结合该票货物投保的货物运输保险的条款,货物的短量发 生在保险期间内,属于保险责任。

但是,被申请人通知申请人称,本案保险事故需进一步调查。虽经申请人催促,被申请人仍不进行理赔。申请人遂向仲 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被申请人不同意申请人的主张,请求仲裁 庭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在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1、保险单项下 的货物是否确实发生了短量;2、被申请人对货物的短量应否 负赔偿责任;3、申请人提交的索赔资料是否完整。

1、关于保险单项下的货物是否确实发生短量的问题

对于申请人提交的装港重量证书,被申请人提出三点质 疑:第一,投保人在投保时未提交该证书,致使被申请人在承 保时无法提出异议;第二,出具装港重量证书的装港检验人是 否具有相应资质没有相关证明;第三,装港重量证书所采用的 水尺计量方法叠加了先前两票货物水尺计重的误差,不符合 《进出口商品重量鉴定规程–水尺计重》的相关规定。

对于货物在卸货港的数量证明,被申请人也提出两点异 议:一是申请人未提供“入库磅单”、“过磅单小票”。所提供 的“入库单” 和“完船汇总”系间接证据;二是“入库单” 不是由独立第三方出具,也不是由第五港埠有限公司出具,不 具有证明入库货物数量的证明效力。

对于申请人提出的装港重量证书的证明力问题,仲裁庭认 为:(1)在投保海上货物运输险时,有关货物的数量和相关情 况,主要是依据承运人签发的提单确定,装港重量证书并非是 办理投保的必要文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六 条的规定,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人在决定是否承保之前,有权就保险标的的有关情况向投保人提出询问。既然其在未见到 装港重量证书的情况下即签发了保险单,表明其没有要求提供 此种证书,也没有将提交此种证书视为是否承保的先决条件, 故投保人在投保时是否提交该证书以及出具该证书的装港检 验人是否具有相应资质,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即使考虑该装 港重量证书的因素,其中所载明的货物数量与提单数量也无不 符之处,故被申请人不能以此作为抗辩的理由。(2)关于水尺 丈量中使用的计重方法,被申请人认为其中叠加了先前两票货 物水尺计重的误差,因而不符合水尺计重的相关规定。但是, 货物在装港的计重只能适用装货地标准和习惯做法。被申请人 在出具保险单时,并没有对重量计量标准或方法提出任何特别 要求。被申请人认为“重叠了先前两票货物水尺计重的误差” 也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故对被申请人的这一主张,仲裁庭不予支持。

关于卸港数量证明文件的证明力问题,仲裁庭认为:由于 海上货物运输保险负“仓至仓”责任,故应以货物在卸货港的 入库数量作为最终依据。至于出具此种证明的公司是否属于港 务公司的下属企业,对货物入库数量的认定并无影响。此外, 港口仓储库本身就是独立第三方,当其收到货物并将其入库时 自然有责任出具入库数量的证明,此种做法符合业务程序,被 申请人并未证明仓库与申请人有任何内在利益关系,因而,该 入库单具有证明力,证明本案货物确实短量 5,334.04 湿吨。对此,也已得到公估公司的确认。

2、关于被申请人对货物短量应否负赔偿责任的问题

本案保险条款三“责任起讫”条款,明确写明:本保险负 “仓至仓”责任,自被保险货物运离保险单所载明的起运地仓 库或储存处所开始运输时生效,包括正常运输过程中的海上、 陆上、内河和驳船运输在内,直至该项货物到达保险单所载明的收货人的最后仓库或储存处所或被保险人用作分配、分派或 非正常运输的其他储存处所为止。

根据以上保险条款的规定,仲裁庭认为涉案的货物短量发 生在保险期间,可以认定为保险责任范围内,货物短量损失应由被申请人负责赔偿。

3、关于申请人的索赔资料是否完备的问题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所提供的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货物 数量的短少,并提出补充提供被保险货物的“入库磅单”、“过 磅单小票”被保险人才能考虑是否赔偿。

仲裁庭认为,这一主张缺少法律依据。我国《保险法》二 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人按照合同的约定,认为有关的证 明和资料不完整的,应当及时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险人或 者受益人补充提供”。仲裁庭注意到:在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就 理赔进行协商的过程中,双方确认:“申请人已经向被申请人 完整提交了理赔所需的文件资料的原件,无需再提交任何其他 文件”。对于申请人的这一陈述,被申请人并未予以否认。而 且,被申请人在致申请人的函中还确认:“在 6 月 1 日会谈 中,…… 我们委托人确认贵司已经按要求提供了全部文件。

会谈中,我们委托人还提及日后追偿将需要贵司提供必要协助 与配合,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进一步单证、出具授权文件或介绍 信以便我们向有关单位索取进一步文件资料……。”实际上, 被申请人在函中所做的表述,表达了两层含义:第一,就理赔 阶段所需资料而言,申请人提供的资料已经齐备,理赔可以进 行;第二,在申请人作出赔付继而进行代位追偿时,被保险人 有进一步协助提供资料的义务。在此种情况下,被申请人本应 首先对申请人按时作出赔付,而后再转向责任人进行追偿,但 是,被申请人却将本应在代位追偿阶段所需的资料作为第一阶 段的所需资料,要求申请人补充提供,并以此作为是否赔付的 先决条件,因而违背了其所做的承诺。此外,被申请人并未证 明申请人还持有或者能够取得理赔所需的任何其他证明材料 而拒不提供给被申请人。据此,对于被申请人的主张,仲裁庭不予支持。